章鱼烧

坑品差劲,除了段子外根本就没有完结的作品

主男你

更新不定

农药/三体/欧美模特圈/龙族/火影忍者/秦时明月/漫威/dc

王者荣耀/就是那个穿越梗/无聊日常①上

【章鱼的不定时更新】

具体设定点我头像



真的不定时

很无聊

没有白鹊
没有白鹊
没有白鹊

只是两人关系不错,性格互补
虽说我吃这对






日上三竿。

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古朴沉闷。赵云站在寝宫门前,透过有些括燥的蝉鸣蛙声听到了平缓的呼吸声。


他手中端着早点——在他看来不能算早点,这是午饭了。

敲了敲门,屋内人倒是很快就被叫醒。迷糊的声音带着不满,“夏侯惇——”

“是我,子龙。”

被叫错的赵云垂了垂眼帘,手却已经放在门上,“已经日上三竿了……您得起床。”

“艹!”

洛清把脸埋在枕头里,骂了一句。

赵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听她说这个字说的很多,在给曹操的奏折上也写过一横两个竖。

“知道了。”她伸了个懒腰,不过没睁眼,“进来吧。”

赵云应声而进,盘子里食物散发的香气终于让洛清爬了起来。

“不要粥。”洛清很冷漠地趴着。

“没有粥。”赵云放下盘子,完全没有让她起来洗漱的意思。

“今天主公在朝上说了什么?”洛清拿起一块玫瑰糕,清甜的味道弥散开来。

“嗯……徐州的事。”赵云把汤面往前推了推,他知道她在徐州带着凤雏卧龙攻城时遇刺之事,行刺之人还是挚友,提起此地难免伤怀。不过看着事后她也没多大反应,心理素质倒出他意料的好,也就随她去了。

“没提荆州?”洛清挑了挑眉毛,曹操对荆州的执念几乎快贴到她脸上来了,她这下属当然也要帮主上分忧,最好是拿下荆州首杀,这样,曹操的信任便更上一层楼。

“荆州暂且缓一缓。”赵云半跪在床边,看她挥挥手,便转过身去。

洛清麻利地换好衣服,端着面还没开吃,剑气从身后袭来。

深蓝色的法术光束回敬,毒蛇一般地纠缠过去,又密密麻麻地分开,几道剑气被吞噬。火花噼啪着,闪烁的雷电吼声可怖。

系统传输给穿越者的力量之恐怖,除了姜子牙和老夫子之外,没有人能够接下。

“李白你狗日!”洛清差点被汤给泼到,吼了一声。

“姑娘家得矜持些。”情报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白把青莲剑收入剑銷,笑得欠扁(bushi)

“你是不是和诸葛亮那家伙混多了??”

洛清吸溜着面条,心里觉着李白和诸葛亮说话的强调极其相似。

李白把在路上写好的情报给了洛清,张口就问:“越人呢?”

“湖心亭。”她随口报了个地址。

李白欢喜(bushi)地走了。

自家俩个弄情报的倒全都是出场自带荷尔蒙的帅浪子。
洛清边吃边想。

“有时间去下大唐。”喝完汤,突然想起来很久没去看过自家辛苦的情报员了。

“是要去见女帝吗?”赵云收拾好碗筷,问道。

“不是,”洛清站起来,赵云不知何时拉开的窗帘透过的阳光让她晃了晃神,“给菠萝发工资。”

赵云微微低头,“至少等攻下徐州。”

“没关系。”

洛清摆摆手,走了出去,正面碰上了扁鹊和夏侯惇。

夏侯惇有点不知所措,他直白的性子实在不适合与扁鹊相处。

扁鹊冷着一张脸,“李太白在发疯。”

多半是酒疯,打一顿就好了。洛清很想这么说,李白好酒,舞剑吟诗确实很吵。

而扁鹊的院子又偏僻安静,李白的死缠烂打之下他不生气才怪。

扁鹊本就喜静,奈何不能投毒诗仙,只好来投诉了。



cp 你们要看什么

【王者荣耀穿越之举报!有人开挂!】

【王者荣耀穿越梗】举报!有人开挂!



这样的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天空不是让人心情舒畅的碧蓝,被太阳烤得发白的幕布上仅有几朵半死不活的白云。

暑气蒸腾,热得苦不堪言的百姓街上不见踪影。偶见的池塘也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

少年叹了口气,这样的天气,哪里让人活啊。

他妈的根本就不是人过得日子!



水色碧蓝,水域之大让这块地周围的气温都降了不少。

绿荷红莲,清花映日,绿叶成伞。

荷叶出水很高,叶子也大,粉红的荷花朵朵,偶尔还能见红色的鱼在花水间隐隐若现。

莺啼燕啭,蝉鸣雀噪,竹林垂柳,青砖花墙。

这确实不是常人的生活——

这是我洛清的神仙日子哈哈哈哈!

少年舒服地在小舟上伸了个懒腰,有些密密麻麻的荷叶遮住了阳光,再加上水域广大,丝毫没有什么暑气。

这片水域算在洛清私人府邸的范围内,加上水域周围的各种楼阁,让乔钦忍不住说了句你特么就是曹营里的赵普。

咿,其实我比赵普厉害多了好吗。

你看啊,我又会招纳贤才,又会绝世武功,既能拆塔又能打野,这可不是赵普能做到的。

至少系统还没出赵普。

少年换了个姿势,看着刚跳上小舟的男子。

“主公。”

他视线往下移,明明是一副男子打扮,却是遮不住有些柔和的线条。白色衬衫一马平川,对比他这个年纪的男子,身躯是有些显小了。

不过他只要在外人面前装作这人是个男的就行了。

洛清看着男人动了动,但也只是动了动,她根本没有什么要起来或者欢迎的情绪。

“李某好久不见主公了,都不欢迎一下吗?”白衣的剑客眼尾下垂,一脸委屈。

要是有姑娘在这里,看见剑仙大人一脸委屈的样子,指不定要叫多大声。

然而洛清冷漠地喝了口酸梅汁,伸手向前。

李白有点无奈,怀里拿出卷轴。

“酒在元让那里,自己去取吧。”洛清一把拿过卷轴,站起身拍了拍李白的肩,踩着荷花荷叶,出了奢华宽大的后院。


这是试读嗯

具体等书到了再说

我是想写有政治和宫斗?色彩的乙女文,王者的许多文全都是傻白甜,而且男神不是渣男就是纯情或者老司机

所以我是想着,能不能写个穿越的女强文?
似乎王者圈里还没有这样的文吧?
反正有我也不会抄袭→_→轻蔑

嗯……有点友情向的all向乙女,女主是开了挂的,穿越者不止一个
女主有名字女主有名字女主有名字
第三人称第三人称第三人称

王者农药脑洞的一个小短片
两个穿越者的对戏???

脑洞/农药穿越乙女向

啊这个是我一小说的小片段,真正的还没写出来

差不多就是女主穿越到王者大陆【三次元中并没有提到过王者荣耀,没这个游戏】,然后一路开挂【啊呸】
卧龙凤雏赵云夏侯惇都被她拐过去了魏国噢耶
反正卧龙凤雏跟在刘备身边不会有什么成就的
还不如来魏国【人身赢家】
西汉秦国魏国联盟设定
bug一堆


小片段嗯


“做皇帝呢,并不都是好处。”

不是历史上说的朴素,而是与秦王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华丽的宫殿。汉高祖在登基之后首要的就是把几座宫殿修建了起来。

这里是汉高祖私人宫殿,一般人禁止入内。然而魏国重臣洛清却悠哉悠哉地晃了进来,门外的韩信与萧何都没有拦住她。

汉高祖私下吩咐过,洛清,不准拦。

她对着已成为天子的刘邦说了这么一句——当然不怕触怒龙颜,就算你成了皇帝,你还是那个刘老三。

历史上被吕后戴了顶大绿帽子的刘老三。

刘邦坐在榻上,招手让洛清过来。

“你倒是说说,有何不好?”

他的笑依然是痞痞的,让她想起小说里说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

“你什么都得担心一把,比如有没有项羽残党啊,有没有人因为军功封位问题不满想要造反啊,有没有私下勾结的后妃啊,之类的。”

洛清拿起看上去就价值连城的茶杯。茶叶在杯里沉沉浮浮,她在里面看见自己有些模糊的奸诈的脸。

她是想让刘邦发现他身边有椤裟双生的眼线,而且就是项羽残党,不仅与两位贵妃通奸,还动用了国库。

“这些问题不用魏国人来管,朕自会处理。”虽然是这么说,刘邦心里却多了一个心眼。

洛清的话很少有错,稷下的贤者们也都亲自鉴定过她,不会有太大问题。

只可惜,这人不能为自己所用。她既没有投靠他的意向,又对曹贼忠心耿耿,实在是可惜。

更何况,立为贵妃留在他身边,也不是不好。

魏与西汉的建交全靠张良与洛清主持,张良是想利用魏国吞并了宋与蜀之后愈发丰富的物资与经济带动刚建立的西汉;而洛清则是希望魏与西汉最好不要开战,和西汉三杰关系不错的她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一旦西汉的经济与魏的紧密相连,到时候打起来便是两败俱伤,对经济发展都十分不利,谁都不敢动手。这样满足了张良,又合了洛清心意,岂不是很好?

美中不足,汉高祖想用的联姻方法曹操只当没看见,送来的美女美若天仙却都不是他的目的——洛清,他想要这个人想到死。

不仅有治国安邦的才能,还有作战的勇谋,诗赋的才能更是深得李白称赞,这样的一个女人,足够有资格成为他的皇后了。

只是有了吕后,皇后这个位子恐怕与她无缘。

等等,吕后?

他是许久没有召见他的这位名正言顺的妻子了,他也不想见,无奈洛清与吕雉关系不错,他也无法不给她好脸色。

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些不对了,既然吕雉许久没有临幸,总不可能一直这么寂寞下去?

“后妃私下勾结啊什么的……”

紫眸瞬间闪过一道暗芒。他又给洛清倒了杯茶,传唤了张良,讨论魏汉之交顺便拉拉家常。




吕后将被处死的消息她是曹营中最快知道的——她的情报网不是盖的。

然而这和情报网似乎在她眼中并没有什么卵关联,因为她听到的是——吕后要被处死了!

你觉得她是担心吕后?滚!

那个她花了无数财宝,花了无数精力去勾搭的吕后!

要被处死了!

她异常的愤怒,本以为与吕后打下了关系,西汉后世便也能分得一杯羹,这样即使后来的司马王朝混不下去了至少还有吕后!

可是,她却没有料到,刘邦会处死吕后。

在定陶一战中她当面献上戚夫人不接受她也就罢了,毕竟戚夫人不管有没有,都不会对历史造成什么大影响,她只不过是一位靠着刘邦羽翼保护着的金丝雀而已,连自己的人脉都不知道如何建立的人不值得她洛清去巴结。

戚夫人入了冷宫,同样不受宠的吕后,也要被处死了。
她的三十万两黄金!她从西域千金求来的十匹软玉烟罗布!就这么打了水漂!

旁边的诸葛亮看她神色不对,立刻遣退了下人。

“那些金银财宝也别去在意了,钱总归是能赚回来的。只是你说的那位母仪天下的皇后,怎么就死了?”

他想确定,她所说的戚夫人没有按照她的预言受宠,吕后也没有活到刘邦死去的那一天,的背后,刘邦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他看见过她向吕后献好时刘邦的不爽——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讨好那位不收刘邦待见的皇后,仅此而已吗?

他用羽扇拍了拍她的肩膀,算作是安慰。

她深神色憔悴的抬起头,眼里充溢着疲惫。

——连吕后都死了,未来究竟还有多少未知数?

习惯了历史带来的顺风顺水,这一次的出乎意料让安逸太久的她有些奔溃了。

一个乙女向的梗

主扁鹊鹊www
所有国服第一的现世玩家都作为召唤师被系统传送到了王者峡谷,英雄和召唤师都知道这是系统,然而都不知道如何回去。
国服第一扁鹊是个女汉子,刚入王者坑时对扁鹊一见钟情(?),用着用着对鹊鹊的爱更深了。不是说扁鹊上分不行吗,那就上给他们看啊。
用扁鹊打排位,五个赛季四千多场都用了扁鹊,胜率百分之七十多(夸张的话我就改)然后玩着玩着就上了国服排行,就成了国服第一毒奶。
穿越到了王者后女汉子秒变萌妹子,然而这样子是迟早要穿帮的。
因为喜欢而更加小心翼翼地不敢靠近。
副其他英雄,暂定李白,诸葛亮,狄仁杰,张良,刘邦,韩信,庄周,赵云,嗯(⊙_⊙)
与其他妖艳贱货不同的清纯不做作女主角迅速的得到了众人的喜爱。
骗人的。
女汉子和女神经共存的女主通过各种滑稽事件增加好感度√
然而扁鹊鹊极其慢热×
战斗设定是,召唤师(也就是那些穿越的国服第一),可以以半透明的状态跟在英雄(只能是自己所排行第一的英雄)身边,或者自己参加战斗(仅限魔道能力过关者)
没错儿,女主角魔道能力过关了,属性暂定雷,职业暂定刺客/战士
顺便,博士红莲炼金都有哦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二+三)

(三)
顾冢在穿越之后表现得比阮若水成熟多了。
他没有惊讶没有恐惧,什么都没有,他平平静静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他被命运安排了太多,他发现无法反抗,那便臣服。

阮若水对这个同班同学并没有什么印象,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学神。
她指的是那种,会读书,会干活,的那种。
很逆天,很可怕。
不是学霸,是学神!
所以她对这种人抱着一种敬畏的心理,不必要就不招惹。
但在这里遇见他,她是真的没想到。
“班长。”她乖顺的打了声招呼。
班长点了点头,“我不在班级的几个月里,怎么样?”
要说实话吗?
“呃……”
“说实话,没关系。”
“副班长顶替了你的位置,班级被管的有点乱,总体成绩有点下降。”
——她敬畏的班长面无表情,在她不解的目光里转移话题:“我穿越到这里来有四个月了,顺带过来的还有乔钦与叶乱——我知道他们都是怪人,但你也无需这样,有需要的话叫我,这是你的钥匙,没有钥匙绝不会有人进这个房间——毕竟这些是二十一世纪的东西。”
“哦,对了,”顾冢在关门前又说话了,“我现在是收容所的管理人。明天我会让叶乱带你熟悉下系统,别乱跑。”
我有说什么吗?
被顾冢连续的话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消化了刚才的对话(当然是顾冢单方面),才明白过来。
班长其实人很好。
刚来就有大腿抱。
噢耶。

叶乱是个……怎么说呢。
学习不是很好,但传言并不是特别坏,很会打网游,在某网游是国服第一。
真是国服第一!真的。
她看过截屏,也在众人围观叶乱打游戏时围观过,国服第一名号真不是盖的,分分钟让对面投。
当然了那局他带妹。
她看着门口白色唐装的男孩子,不知要说什么。
“顾冢让我带你熟悉下系统,放心,跟着我没问题的。”
这么熟捻,看来也是穿越过来很久了啊。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入王者峡谷战斗的,你要有法术属性才行,或者实力够强。”
“是金木水火土吗?还是风雷火土水?是不是还有阴阳?”
叶乱不在意的笑了笑,“不,这里什么属性都有,只要是你拥有的,都可以用来战斗。当然,没有属性你可以当一个刺客或者坦克。”
“什么意思?”
“刺客是切断后补的,就是那种切断对面援军的,坦克就是用来肛伤害的。”
“我还是当个法师吧。”我才不要冲在前面,什么伤害都是我来肛。我也不要当刺客,万一法师们大招一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法师攻击范围远,我看过你网游的战绩,用的都是这种角色多一些。”叶乱嘴角始终有着达不到心底的笑意。
“你还看过我的战绩啊……”阮若水有点丢脸。
她的战绩不能说很差,只是她用的角色都是躲在最后面,超级丢脸的……捡!漏!王!
她不喜欢冲在最前面,那是老实人才会干的事。
讲真,捡漏这种事其实就是抢人头,很招人恨,可那又怎样,是你们自己没注意没本事。
阮若水撇了撇嘴,表情不以为然。
叶乱走在前面,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眼神轻蔑。

(四)
墨家机关道是永恒的白天。
阮若水眼神里有着无望,她仰望着在山尖上花白的太阳,她有一种那是人造恒星的错觉。
叶乱开始了新手教学,买装备,清小兵,别到对面防御塔下面去,除非有小兵或者你是坦克。
阮若水默默地清理兵线——她的属性是雷,她一下一下地甩着电刃,蓝色的光芒削掉小兵的同时在地面上停留了一会儿——千本。
她有点庆幸,她记住了火影中的许多招式形态,在脑中回忆起的同时有些生疏的放技能。
四级。
千本在敌人脚下拖住他们的步伐——减速,她一技能附加的效果,她觉得很不错。
雷光闪烁,在她二技能放出来之前暗红色的几条蛇硬生生地把它们切开了。
“真恶心。”阮若水对着缠绕在叶乱手臂上的蛇翻了个白眼。
“看来你不怕蛇。”
“嗯哼,不是所有女的都怕蛇。”她秀丽的面孔有着得意。
阮若水手中聚集了一束雷光,直直地往前面横切而去,叶乱灵巧的躲开,雷光顺势灭掉了几个小兵。
叶乱对战斗模式摸得一清二楚,已经四级了的阮若水依然招架不住二级的叶乱,被地下顶出来的蛇弄得四下逃窜。
好不容易出了叶乱的攻击范围,阮若水稳了稳脚步。她有点不甘心的甩甩左手,电光若隐若现,噼啪的火花在寒冷的空气里熄灭。
“你四个月就练成这么熟练了吗?”阮若水对着敌方塔下的叶乱喊到。
“是啊,”叶乱纤瘦的手臂上鲜红的蛇往他身后退去,白色的唐装在红色鳞片的反光下有些可怖,“讲真,这对打过网游的人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体能太差劲了。”
是了,墨家机关道专门是solo的场所,所以并不大,但是阮若水的体能,也确实是硬伤。
在穿越之前就在为体育中考而担忧,特么到了这里,还是要为体能担忧!
真是气!
阮若水泄愤地清理着小兵,叶乱在对面水晶下喝着清酒。
买了回响之杖和冰霜法杖,法强大增的阮若水向对面冲过去,电刃被挡了下来,叶乱抬起手臂,蛇缠住阮若水的脚踝,自身却被千本和蓝色的光束贯穿。
【FIRST BLOOD】
【阮若水 击杀 叶乱】
“哇喔,”阮若水看着躺在地上的叶乱,雀跃的翘起嘴角,就差没吹声口哨了,“这就是你死的样子吗?”
“是啊,系统设定,没法改,我特么动都不能动。”
所以他迟早有一天要拆掉这个系统!
竟然让他脸朝下!四肢分开整个人大字形躺在地上!!!
死的太没有尊严了。
叶乱脸贴着地,狠狠地想。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序章+一)

序章

那便是你了,越人。

要说我真的有什么遗憾,只有越人你了。

女子的胸口被尖利的刀刃贯穿,吐出一大口鲜血,本就瘦弱的身体变得像残败的秋天的树叶。

峡谷永远湛蓝的天空开始变得污浊不堪。

越人。

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天,他围巾下的脸鲜活无比。

万物在她体内又开始苏醒。

阳光吻上他的侧脸,他问她。

他问我什么了?

她有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那天他对她笑了,围巾被他放低,他的俊脸,在碎叶丛生的阳光里煞是好看。

秦越人。

她在心里低低的唤了一声,随后便重重地倒在了冰冻的湖面上。

湖面上是绽开的血迹,如同红莲之瞳风中飘扬的围巾。

(二)
阮若水出了泉水站在水晶后面,家园卫士的时长已经关闭,可她还是一动不动。
我记得我在睡觉,在数学课上。
嗯(⊙_⊙)。
梦境与现实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她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是现实而并非梦境。
真是……
有什么擦着耳朵呼啸而过。
“过来参团,新人。”
离水晶最近的三座塔在系统提示下泛着红光,那上面的蓝杠杠急剧地减少。
“我方高地防御塔正在被攻击。”
好像不太妙??可是我这新手能干嘛啊真是。
在课上的浅度睡眠中隐约听到的双曲线方程还在耳畔。阮若水有点反应不过来,狼狈的躲过红色菱形武器的攻击,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身材曼妙的红衣女子,面色冷艳且带着杀气,妆化得很浓。
她还没来得及欣赏这位美人的容颜,就发现她与那人已经隔了很多距离。
血条已经所剩无几,红衣女子开始往回走,留下一脸懵逼的阮若水。
不就是在数学课上睡了一觉吗?
我他妈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里是哪啊我好想念我软软的课桌!!
阮若水依然站在水晶后面,面前红色的三条飞龙缓慢的喷出火球。
“Defeat.”
失败??
哦对,她阵地的水晶爆了。

真真是神特么展开!
阮若水坐在床上——专供无家可归之人的收养所,条件有点差,但住惯了学校宿舍的阮若水并没有什么意见——她理了理思绪,回想了一下老师在她睡觉前讲的那道中考压轴题,双曲线,圆,四边形,都特么齐了。
然后她就不想听了,然后她就睡觉了。
然后她就穿越了。
她很不敢相信,看了那么多小说,脑补了无数情节,她最后却穿到了不认识的地方——不是火影,不是漫威,不是秦时明月。
而是王者峡谷。
阮式冷漠。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平静过后便是恐惧。
长这么大她还没遇过这种事,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介学生,以后可能见不到父母了看不到朋友了,在这里没有依靠要自己养活自己了,关键还是和二十一世纪相差很多的古代。
古代啊。
等等,古代为什么会有马桶。
还会有淋浴?
恐惧与不安笼罩着她,这是不应该的,难道时空错乱了吗?
她看到荆轲是女的,然后和西汉三杰一起组队就够惊悚了,秦朝和汉朝搞在一起很尴尬,这种近代的电器更尴尬。
让她有种不三不四的错觉。

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好,阮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