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准备艺考长弧中,见谅)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有时会写一些不带tag的私设同人文




农药/三体/欧美模特圈/龙族/火影忍者/全职/秦时明月/漫威/dc

扁鹊/章北海/卡罗琳娜克库娃/路明非/千手扉间+漩涡鸣人/孙翔+七期/颜路/铁罐小虫史传奇/亨超+芭乐蝠

你看这个屁股你看这个裆!

真·狂野男孩

狂野男孩司马懿

啊……感觉这个男人是稷下F4里唯一一个看到之后会联想到“性”的人。对,就像鲁迅说的那样。不过不止是由他的大白胳膊联想到“性”。


从模型上看,他的身板要比其他三人高大健壮一点。我个人直观感觉元歌最瘦弱,诸葛亮和周瑜差不多的体格。


他是很明显的那种倒三角的观赏型身材。他既然臂肌那么发达的话,平时肯定没少锻炼。胸肌腹肌肯定都有。


然后把他的模型转一下,你就能看见他的翘臀了啦!


稷下翘臀get !


就是那种很性感很狂野(???),的男人。


穿无袖,上身倒是裹得很多又很紧绷能感觉到胸肌,然后外衣下摆又没遮住翘臀……怎么都让人浮想联翩。






我流司马懿↓



“司马懿同学坐在你对面,他面前摊着一本书,不过他那双平时古井无波的灰蓝色眼睛在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竹。”


“他和你刚来稷下那时的模样已经有很大不同。现在不能称之为少年或者男孩,而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他肩膀宽阔,带着骨骼角度的肩头往下是流畅的肌肉线条,顺着手肘,小臂上有很明显的青筋,手背上也是凸起的青筋。你知道它用力时是什么样子——机械课分小组时看他组装机关,那些凸起的青筋就更加明显了。”


“白色外衣敞开,里面是黑色的紧身衣。高领遮住了喉结,可是那一块还是性感地凸在那儿。”


“紧绷的衣服却是完全遮不住他的胸肌——衣服黑色的阴影把那些形状全部描摹出来了,你不用去触摸都能感觉到它的结实。胸膛随着男人的呼吸起伏,再往下是收紧的腰……啊等等他看过来了。”


“灰蓝色的眼盯了你数秒,你没撑过一秒就移开了眼睛。”


我的学院生活不可能核平!

稷下f4与你的互怼日常

设定很有毒(ง •̀_•́)ง
“你”差不多是那种偏科严重,什么课都不认真听,但是物理化这种非常擅长的学生

存脑洞

知乎上看到了今天热榜上的问题。


王者荣耀日之塔其实是核电站。

偶有一次几只魔种和人类的冲突中破坏了机组,导致反应堆冷却系统停机,日之塔的核燃料开始在安全壳的底部下熔化,积聚。

在连续的氢爆炸中日之塔底部被损坏,辐射开始泄漏,地下土层被侵蚀污染。

超智慧生命体建造的日之塔此时成了灾难之源。放射性物质改变了魔种的血液,使他们变得更为强大。


不过都几百万年之后了,应该不太会用核反应堆了吧,肯定会有更高级的技术。


[王者荣耀all你]邮差系列·三



[李白.]

[狄仁杰.]

[小耗子.]

有人敲了敲门,不急不缓,正好三下。

“牛奶。”门外的声音稚嫩清润。

李白刚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慢慢走出来,尽管发型有点遭,那张帅脸在清晨的阳光下依然俊朗十分。

你把培根煎蛋放进盘子,对李白说了声早饭可以吃了,便去开门。

一瓶装在玻璃瓶里的牛奶就放在门框边,你从门缝里刚拿起瓶子,黑色西装裤就伸了进来。

狄仁杰来找李白谈事情。代理人先生不爱麻烦,老是躲避和他的谈话。最近好不容易打听到李白在魔都这所公寓落脚,他一大早就带着文件来了这,考虑到表明身份李白也不一定会给自己开门,得力手下李元芳半路截了给李白送牛奶的小厮,成功地让人开了门。

所以他在见到那雪白的手臂时有点转不过弯来。

他带点诧异地抬头看,门后的年轻女子也有几分惊讶,不过很好地掩饰住了。面容看上去二十几的样子,肌肤沾着细碎的阳光,小扇子般的低垂着的睫毛下缓缓露出一双棕褐色的眼眸。女子精致的锁骨上被落下的青丝遮住。

李白家里什么时候有过女人?不对,应该说还没有女人能进他家呢,更何况是这么年轻漂亮的。根据调查报告来看,李白最多也就在酒吧夜店这些地方玩玩而已,不会让外面的妞迈进他的私人空间。

狄仁杰有些强硬地进门,轻声对你说了句抱歉,正巧就对上李白叼着培根望向他的无辜狗脸。

想到李白给他留下的一堆烂摊子,狄仁杰脑壳就开始疼。

你看向李白,挑眉。

李白看着狄仁杰进屋有点懵,后知后觉礼貌性地扯出一个标志笑容。

嘴角还有渣呢,跟我耍什么帅。狄仁杰换了鞋走到李白面前,早餐看上去是那个女子做的,因为他了解的李白压根不会自己动手做早餐什么的。

很简单的早餐,这让看惯李白永远都是一个人的狄仁杰竟隐约感觉到了点温馨。

你把早餐端回房间,自己一个人开了手提电脑打游戏。他们要谈的事情你没必要也没资格插手,毕竟你专业只是一个翻译,再者你也不是什么商业女强人,能提出什么意见?

估计是在刘邦身边呆惯了,每当你们家有他生意上的朋友来你基本打理好家务或者茶水就回房间了。一来刘邦不会喜欢能力比他强的内人,二来他也反感指手画脚。

除了你会帮忙省下请翻译的钱,基本不过问他的生意。

见你乖乖回房,李白心下叹气。学生时代的你是一个很有主见也很有才华的女生,学校有什么活动,有擅长的才艺你都会参加。

归属于刘邦之后,似乎连你的光芒也一并夺去了。

他没办法去想象曾经那样耀眼的人,最终会成为一位粗俗的妻子。

收回思绪,发现狄仁杰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狄仁杰这次就是因为李白手下的人和另外一方的势力牵扯到了,往下挖却挖不倒任何情报。本就有走私军火的嫌疑,又碰上这么个事情,他当然要查清楚。

李白家中的那个女子身份虽然不明确,不知道是不是知情人,但按照她的表现来看,应该没有参与到这个事情里来。

可未来谁说的准呢?

狄仁杰不管这个女子是李白的床伴还是女友,他都不希望事情再更复杂一点。

〖王者荣耀〗男神x你《邮差》二

第一篇戳这里

ooc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存稿

李白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他把被他搭在脸上的小说拿下来,还剩下半杯的伏特加旁边,手机屏幕刚好黯淡了下去。他解锁后看到一连串那个姑娘的连环夺命call,打这么多电话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他嘴角勾了勾,放下手机去开门。

见到你一身风雪的他惊讶了一下,赶紧把你拉进屋子。

“抱歉,之前都没和你打声招呼就来你家了。”

你放下行李箱,其实从刘邦那公寓里带出来的行李也没有多少,很多东西都是刘邦买来送你的。既然已经分开了,你没那脸皮把他送你的东西都占为己有。

李白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完全不在意。

“正好有一间客房,就是空间小了点,也没怎么收拾。”

能有房间住你就已经很感激了,那还会计较这些呢。

从公寓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火车票飞机票啥都没定,好歹以前的卡里还是有你自己赚来的储蓄,租个房子再找个工作,生活经验max的你表示应该不难。

李白拿了钥匙开门,拉开客房的窗帘。他看了看床单。还是决定再去拿一套干净的。

他也没问你怎么突然来他这里,也没问你要住多久。

你看看忙前忙后的李白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于是开口想要帮忙:“有要帮忙的吗?”

李白挺拔的身形顿了顿,回头说道:“我还没吃饭呢……要不你帮我煮一点吧?”

煮饭也算是你等级最高的技能之一了,当即应了下来,去厨房找食材开锅灶了。

说起来,你还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的李白。

也没什么狗血剧的戏码,就是校报上写文章认识的。你们差了一个年级,但是校报上的文章却是标明作者年级名字的。他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拿到了你的企鹅,之后就慢慢熟悉了。

还成为了老铁。

他语文好到逆天,阅读理解的得分率简直让你怀疑他是不是出题人或者原作者上身了。

可谁想到他大学毕业当了魔都和姑苏的中级代理人呢。

你问起,他也只是回了个想做点有意义的事。

虽然你完全看不出这有啥意义,但知道李白生性不爱被束缚。

这次想到来他这里纯属死马当活马医。他这个代理人有置业的习惯,反正经常跑单子的城市都有他的房子。之前李白告诉过你他在魔都的这个蜗居点,这次着急竟然记起来了。之后也不管李白到底在不在这都没确定就跑过来了。

真是没计划。

其实你和李白也很久没联系了。自从你身心都在刘邦身上之后,你就甚少和他聊天了。

……干嘛还要去想他呢,都是过去式了。

崭新的冰箱里只有鸡蛋和松茸,还有方便面面饼。

……这货家务能力得残成什么样儿啊。

不过调味料倒是一应俱全。

李白换好床单,出了房间便闻到食物的香味。迫不得已吃外卖已久的肠胃立刻发出共鸣,走到厨房前却怔住了。

屋内开着空调,没有外套包裹的你更加瘦削了,毛衣勾勒出漂亮的蝴蝶骨,线条优美却让人心疼。天鹅一样的脖子隐匿在黑发里,你眉眼低垂的侧脸姣好,窗外的白雪都有了几分失色。

你不开心,其实你一进门他就感觉到了。

外面雪景衬得面前的女子更加单薄,他不知道你在不开心什么,但肯定和刘邦那男人有关,但凡和你认识的都知道你跟刘邦谈恋爱的事。

李白印象里你们是吵过架的,只是后来都和好了。作为代理人他也打听过,刘邦白手起家的感人故事。就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发达以后还能不能记得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十有八九和他成暴发户(?)有关。

你不说他也不想知道,要你说出来可能你会更不开心。

他走上前,手覆上你的肩膀。

“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都会过去的。你性子不是挺潇洒的吗?”他回想起高中时,你穿着短袖短裙,挨个把那些不交作业的男生训一顿,泼辣到有些可爱的样子他现在想起都觉得好笑莫名。

你遇到刘邦以后藏起所有的锋芒更让他感觉好笑了。

明明到哪里都能发光的姑娘,却是这样的下场。

所以尽管没见过刘邦,李白印象中对他的好感度已经-99999了。

李白这顿晚饭吃得很嗨,喜欢很久的妹子终于找他了,还给他做饭,还要在他这里住一段时间。

李白心里美滋滋。

[扁鹊x你]故人叹

这一次是扁鹊,她→扁鹊

就是因为太喜欢而不去接近

这里写的大部分是我自己的情况√就是以自己为原型啦…………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产物

太爱扁鹊了所以有些不知道怎么写他






她刚成为一名召唤师时,连技能都放不准。

第一局就挂机,而且一件装备都不会出。

还以为对局中的金币可以结束时结算呢。

她逛着英雄商城,一时间接受不来这样写实的画风。她玩的大多数都是二次元风格的养成小游戏。

玩这个游戏也只是为了在班上不受冷落,能接上话题罢了。

有些英雄人不人鬼不鬼,还有些换了个皮肤就完全变了个样子,发色五官都不是原来那般。她一时有点反感这个设定。

颇为冷漠地往下看,男子被遮住的脸一闪而过。

她急忙又拉了回来,那个青灰色皮肤的男人眼神冷漠而锐利,黑发上有一撮显眼的白色,着装称得上怪异甚至不符合审美,可是她看着他时却完全没有刚才的那种怠慢与漫不经心。

正在调制药剂的男人眼睛缓缓看向她,她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饮料洒了。

男人又收回眼神,若无其事地继续自己的事。


可是,也就那一眼,好像,好像他就成为了她毕生的宿求。



那个眼神,要她一生来陷进去,然后坠落。








她去查攻略,他们都说他很好。

那就买。

好吧,其实不管好不好,她都会买。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莎士比亚的话如同毒蛇一般缓缓吐出,荧绿色的液体在机关道的阳光下反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芒。


扁鹊觉得这女人真的很笨。

技能都看不懂就乱闯,还没普攻就开大,六个装备槽出满力量腰带他已经不想说什么。

投胎到这个召唤师的手里他本来已经打算认命了。之后,他被拿去打人机,好歹练出了熟练度和手感,懂得叠毒然后开大,还学会了残血不要一昧地去追。

这期间,身边多了后羿,小乔,诸葛亮,甄姬。

然后她又学会了扁鹊是不能出吸血书的,以及原来这人是一个奶妈,出战要带治疗,闪现其实不能跑多远。


他整天待在炼药的小木屋,对于新伙伴的到来渐渐地不关心。


庄周有时会给他送饭,说是召唤师做的。

她忐忑不安地吃饭。厨艺她练了很久,听着身边英雄的赞不绝口,看着很快就回来了的庄周,终究没等到那句赞美,只有一句谢谢。


召唤师身边的英雄越来越多。


她法师用得越来越少,而他的熟练度却越来越高。诸葛亮等强势法师的胜率极高,因为她开始懂得走位,法师不能只出输出,偶尔也要把回响之杖换成梦魇之牙,原来貂蝉也是可以出冰封之心的。

她刺客用得越来越多,李白韩信的皮肤一套一套,而她也不用被人再骂皮肤玩家。热门的刺客在敌人中灵活地穿梭,紫霞确如天仙一般飞去战局,猫娘的娇媚与鲜血并存,齐天大圣一棍扫天下。

她与战士们称兄道弟。沥血的剑与重枪带着如山一般的伤害刺出,灵巧地转一圈打飞对面射手的弓箭,重心下沉,如闪电的速度冲出去,在敌方法师来不及反应之前收割。

秦越人在很多年以后回想起那段日子,尽管那时候他已经脱离了英雄的标签。

其实他早应该发现的。

不论有多少英雄,隔几天她总会带着他去峡谷,而不是像选其他英雄那样随意或者配合队友阵容。

如果再早一点。







而当他的熟练度第一个达到宗师的时候,她走在他的前面,甩了甩衣袖的鲜血。多日战斗她已经熟悉面无表情,可是只要知道身后的人是他,心中无数波涛与沟壑,脑海里风花雪月交替闪烁,偏偏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与任何一个男英雄都不会没话说,偏偏除了他。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敢多说什么,偏偏她又不想与他无话说。

糟透了。




刀刃刺穿胸膛,冲天大火吞噬曾经欢声笑语的庄园,身边的英雄一个接一个倒下。

火焰中的她没有了平日的淡漠,他立在她身旁,看见了她眼中的解脱与浅淡的笑容。

门外是敌方猫娘高跟鞋的声音,带着看他们负隅顽抗的慵懒。

他摸到腰间的毒瓶,可是被她轻柔地拦住。

她双手扶着他肩膀,让他看着自己,火光照亮她眼眶中溢出的泪光,漫天的赤红色里她的泪她的笑都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与温柔。

“秦越人,”

眼泪滑下来,停在她笑起来后明显的酒窝里。

“我心悦你,从一开始就心悦你。”

“我要你记住我现在的样子,永远地记住。”

如果还能再给他笑一次,那样轻松与毫无紧张的笑一次,她希望她自己还是那个不会放技能不会出装,在商城里漫不经心地逛,看到他后惊慌错乱的那个笨姑娘。

然后她如飞蛾一般,提着衣裙越入那跳舞着的火焰。

要是能重新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远远地看着他了。




——end.

[王者荣耀all你]《邮差》系列一

[刘邦.]

这是宠文来着,真的

到中后期就可以嫖男神了!!!

在all你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刘邦,我们分手吧。”


那天魔都的雪下得很大。他不记得魔都多少年没下过雪了,从一堆文件和张良的怨念里抬头看一眼窗外的大雪纷飞,纯白色的世界里似乎又浮现你很久以前的那张明媚的笑脸。

他赌气地不想批文件,心里只想着忙了这么多天,能不能空下来和你聚一聚。

他以前交过的女朋友看那些言情小说里,就有好多分分合合都是因为工作太多顾不来,然后感情不顺利。他可不想落得这么个理由跟你分开。


手机铃声响起时他还趴在桌子上装死,任凭张良在旁边怎么念叨都巍然不动。

“是她。”

张良在旁边提醒来电人,刘邦前一秒还趴着后一秒立马直起身,夺过手机。

他想娶你。不是因为什么他创业路上只有你陪着什么的,也不是因为你陪着他时间最长,就因为你是你。抛开他现在的身家和光环,就因为过了这么多年,你心里还是那个初次约会,只能请你吃路边摊的那个刘邦。



这天真冷啊。

刘邦面无表情地拿着手机,你说完那句话就没了下文,他也不说话,你们就这么僵着。

这可真没意思。


他看了好几款钻戒,婚纱也打算准备一套中式的一套西式的,甚至还在打算在哪里办婚礼。

结婚后你要工作或者待业在家他养你,他都不介意。全职太太他也不需要,毕竟还有保姆呢。他刘邦的女人好好享福就行了,回想起很久之前他们还在租住的小公寓里的时候你洗衣做饭的样子,更是不想让你再沾柴米油盐。


刘邦喉结动了动,还是没有说什么话。之前他从来没想过你们会分手,而事到如今,他反而对这出乎意料的结局说不出话了,意外的安静。

他嘴张了又张,最后带了点颓废地抓乱那头桀骜的紫色短发,喉咙口如同堵了一块石头。

他当然不能说好,因为他压根就不想分开。可他也不能说不好,要是说不好那就完了,那种强得来的感情也没什么意思,虽然他现在完全有那能力把你绑在身边。

可是,他祝福的话也不太能说出口。你和另外一个男人幸福生活的样子他完全不能想。一想就烦躁就疯狂。

张良一看刘邦这表情就不对。自从有了事业之后就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那不是要发火的样子,也不是愤怒到顶点的样子,说是绝望失望什么的也差一点。

算是待在刘邦身边的元老之一的张良打量又打量,记忆里完全就搜寻不到这个表情的片段。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沉默地看着刘邦抓起上面印着一头公牛的车钥匙,如风一般出了办公室。

张良缓步走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过一会儿看见那辆紫色的跑车开出停车场,雪停止之后的一片白色里尤其突兀。



跑车经过改装后在下雪天开虽然安全系数要高一点,但依然危险。

你打开门看见一身寒气的刘邦。

好像很久以前,他出去谈生意。那时还没买车,于是晚上回家都是一身酒气和寒冷。

切姜片熬姜汤你也很熟练了。如今他已经不需要这些,而你也不用在半夜等他回家给他热姜汤。

修长的腿率先伸进来,力量的悬殊你也知道,于是让开身让他进屋。

刘邦一扫室内也冷冷地发笑了,行李收拾得利索干净,原本两个人的屋子现在冷清得跟什么似的。

这公寓是他买了送你的,屋内布置全按照你的喜好来。你还为家具的样式愁了好几天。

好几年的感情说分就分,说不伤心欲绝那是假的。但是哭就哭过了,也没必要再为这事情再哭一遍。

曾经心悦眼前这个男人有多果断,如今断掉的决心就有多坚定。

你看着他关了门上锁,那双紫色的眸子里阴霾遍布。你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你也想不通他怎么坐上今天这个位子的。

原本以为他能找个好工作就行了,看他那么拼你也没多说什么。哪知道日子一晃,他已经是总裁了。

感觉像梦一样。可当你真的开始接触这个圈子,才发现,这真的是个梦。

由他的强大独自给你编织的梦。

毕竟他能护你一时,但不能护你一世。要是这辈子真的全靠他,到时候一旦这个梦覆灭了,你连自己的羽翼都没有。

这也不是什么悲观或者没有安全感。这个圈子适合刘邦韩信那样强势的人生存,可不适合你。

到时候结婚了,生了孩子,难保你还能这么年轻。出轨小三小四一大堆烂摊子,他面对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还会记得你吗?

你当然有不信任他的嫌疑,可是以后的日子谁说的准呢?

蝴蝶终究扑不过天涯。


理由其实也没有必要和他解释了,他肯定又会说什么我护着你谁敢动你。

你曾经如那千堆雪一样存在于他的生命里,而现在日出到了,长街上的雪,要瓦解了。

凋零的黄叶远飞这一场宿命,除了说再见也只能再见。



公寓的钥匙放在桌子上,冷然的光泽反射。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你经常用的洗发水的味道,甚至连你画的那些挂在墙上的油画也被你收走了。

他送的香水首饰还原封不动地留在那儿,临走前他也没从你身上闻到菲格拉慕的那款梦中情人。

他大概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了。


大片的雪花又开始落下,夜幕降临前刘邦抽光买来的最后一口烟,摁灭在窗台上。你不喜欢他抽烟,所以客厅也没有烟灰缸。

门外有人在敲门,不知道是韩信还是张良来找他。最开始跟着他的那几个人都知道他身边只有你这么个女人,能找到这里也不奇怪。

他努力让嘴角恢复到往常那样调笑的状态,他想让它上扬,可是它却下沉。无力地抽动了几下,还是沉了下去。

他弄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