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坑品差劲,除了段子外根本就没有完结的作品

主男你

更新不定

农药/三体/欧美模特圈/龙族/火影忍者/秦时明月/漫威/dc

〖王者荣耀〗男神x你《邮差》二

第一篇戳这里

ooc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存稿

李白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他把被他搭在脸上的小说拿下来,还剩下半杯的伏特加旁边,手机屏幕刚好黯淡了下去。他解锁后看到一连串那个姑娘的连环夺命call,打这么多电话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他嘴角勾了勾,放下手机去开门。

见到你一身风雪的他惊讶了一下,赶紧把你拉进屋子。

“抱歉,之前都没和你打声招呼就来你家了。”

你放下行李箱,其实从刘邦那公寓里带出来的行李也没有多少,很多东西都是刘邦买来送你的。既然已经分开了,你没那脸皮把他送你的东西都占为己有。

李白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完全不在意。

“正好有一间客房,就是空间小了点,也没怎么收拾。”

能有房间住你就已经很感激了,那还会计较这些呢。

从公寓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火车票飞机票啥都没定,好歹以前的卡里还是有你自己赚来的储蓄,租个房子再找个工作,生活经验max的你表示应该不难。

李白拿了钥匙开门,拉开客房的窗帘。他看了看床单。还是决定再去拿一套干净的。

他也没问你怎么突然来他这里,也没问你要住多久。

你看看忙前忙后的李白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于是开口想要帮忙:“有要帮忙的吗?”

李白挺拔的身形顿了顿,回头说道:“我还没吃饭呢……要不你帮我煮一点吧?”

煮饭也算是你等级最高的技能之一了,当即应了下来,去厨房找食材开锅灶了。

说起来,你还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的李白。

也没什么狗血剧的戏码,就是校报上写文章认识的。你们差了一个年级,但是校报上的文章却是标明作者年级名字的。他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拿到了你的企鹅,之后就慢慢熟悉了。

还成为了老铁。

他语文好到逆天,阅读理解的得分率简直让你怀疑他是不是出题人或者原作者上身了。

可谁想到他大学毕业当了魔都和姑苏的中级代理人呢。

你问起,他也只是回了个想做点有意义的事。

虽然你完全看不出这有啥意义,但知道李白生性不爱被束缚。

这次想到来他这里纯属死马当活马医。他这个代理人有置业的习惯,反正经常跑单子的城市都有他的房子。之前李白告诉过你他在魔都的这个蜗居点,这次着急竟然记起来了。之后也不管李白到底在不在这都没确定就跑过来了。

真是没计划。

其实你和李白也很久没联系了。自从你身心都在刘邦身上之后,你就甚少和他聊天了。

……干嘛还要去想他呢,都是过去式了。

崭新的冰箱里只有鸡蛋和松茸,还有方便面面饼。

……这货家务能力得残成什么样儿啊。

不过调味料倒是一应俱全。

李白换好床单,出了房间便闻到食物的香味。迫不得已吃外卖已久的肠胃立刻发出共鸣,走到厨房前却怔住了。

屋内开着空调,没有外套包裹的你更加瘦削了,毛衣勾勒出漂亮的蝴蝶骨,线条优美却让人心疼。天鹅一样的脖子隐匿在黑发里,你眉眼低垂的侧脸姣好,窗外的白雪都有了几分失色。

你不开心,其实你一进门他就感觉到了。

外面雪景衬得面前的女子更加单薄,他不知道你在不开心什么,但肯定和刘邦那男人有关,但凡和你认识的都知道你跟刘邦谈恋爱的事。

李白印象里你们是吵过架的,只是后来都和好了。作为代理人他也打听过,刘邦白手起家的感人故事。就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发达以后还能不能记得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十有八九和他成暴发户(?)有关。

你不说他也不想知道,要你说出来可能你会更不开心。

他走上前,手覆上你的肩膀。

“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都会过去的。你性子不是挺潇洒的吗?”他回想起高中时,你穿着短袖短裙,挨个把那些不交作业的男生训一顿,泼辣到有些可爱的样子他现在想起都觉得好笑莫名。

你遇到刘邦以后藏起所有的锋芒更让他感觉好笑了。

明明到哪里都能发光的姑娘,却是这样的下场。

所以尽管没见过刘邦,李白印象中对他的好感度已经-99999了。

李白这顿晚饭吃得很嗨,喜欢很久的妹子终于找他了,还给他做饭,还要在他这里住一段时间。

李白心里美滋滋。

[扁鹊x你]故人叹

这一次是扁鹊,她→扁鹊

就是因为太喜欢而不去接近

这里写的大部分是我自己的情况√就是以自己为原型啦…………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产物

太爱扁鹊了所以有些不知道怎么写他






她刚成为一名召唤师时,连技能都放不准。

第一局就挂机,而且一件装备都不会出。

还以为对局中的金币可以结束时结算呢。

她逛着英雄商城,一时间接受不来这样写实的画风。她玩的大多数都是二次元风格的养成小游戏。

玩这个游戏也只是为了在班上不受冷落,能接上话题罢了。

有些英雄人不人鬼不鬼,还有些换了个皮肤就完全变了个样子,发色五官都不是原来那般。她一时有点反感这个设定。

颇为冷漠地往下看,男子被遮住的脸一闪而过。

她急忙又拉了回来,那个青灰色皮肤的男人眼神冷漠而锐利,黑发上有一撮显眼的白色,着装称得上怪异甚至不符合审美,可是她看着他时却完全没有刚才的那种怠慢与漫不经心。

正在调制药剂的男人眼睛缓缓看向她,她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饮料洒了。

男人又收回眼神,若无其事地继续自己的事。


可是,也就那一眼,好像,好像他就成为了她毕生的宿求。



那个眼神,要她一生来陷进去,然后坠落。








她去查攻略,他们都说他很好。

那就买。

好吧,其实不管好不好,她都会买。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莎士比亚的话如同毒蛇一般缓缓吐出,荧绿色的液体在机关道的阳光下反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芒。


扁鹊觉得这女人真的很笨。

技能都看不懂就乱闯,还没普攻就开大,六个装备槽出满力量腰带他已经不想说什么。

投胎到这个召唤师的手里他本来已经打算认命了。之后,他被拿去打人机,好歹练出了熟练度和手感,懂得叠毒然后开大,还学会了残血不要一昧地去追。

这期间,身边多了后羿,小乔,诸葛亮,甄姬。

然后她又学会了扁鹊是不能出吸血书的,以及原来这人是一个奶妈,出战要带治疗,闪现其实不能跑多远。


他整天待在炼药的小木屋,对于新伙伴的到来渐渐地不关心。


庄周有时会给他送饭,说是召唤师做的。

她忐忑不安地吃饭。厨艺她练了很久,听着身边英雄的赞不绝口,看着很快就回来了的庄周,终究没等到那句赞美,只有一句谢谢。


召唤师身边的英雄越来越多。


她法师用得越来越少,而他的熟练度却越来越高。诸葛亮等强势法师的胜率极高,因为她开始懂得走位,法师不能只出输出,偶尔也要把回响之杖换成梦魇之牙,原来貂蝉也是可以出冰封之心的。

她刺客用得越来越多,李白韩信的皮肤一套一套,而她也不用被人再骂皮肤玩家。热门的刺客在敌人中灵活地穿梭,紫霞确如天仙一般飞去战局,猫娘的娇媚与鲜血并存,齐天大圣一棍扫天下。

她与战士们称兄道弟。沥血的剑与重枪带着如山一般的伤害刺出,灵巧地转一圈打飞对面射手的弓箭,重心下沉,如闪电的速度冲出去,在敌方法师来不及反应之前收割。

秦越人在很多年以后回想起那段日子,尽管那时候他已经脱离了英雄的标签。

其实他早应该发现的。

不论有多少英雄,隔几天她总会带着他去峡谷,而不是像选其他英雄那样随意或者配合队友阵容。

如果再早一点。







而当他的熟练度第一个达到宗师的时候,她走在他的前面,甩了甩衣袖的鲜血。多日战斗她已经熟悉面无表情,可是只要知道身后的人是他,心中无数波涛与沟壑,脑海里风花雪月交替闪烁,偏偏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与任何一个男英雄都不会没话说,偏偏除了他。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敢多说什么,偏偏她又不想与他无话说。

糟透了。




刀刃刺穿胸膛,冲天大火吞噬曾经欢声笑语的庄园,身边的英雄一个接一个倒下。

火焰中的她没有了平日的淡漠,他立在她身旁,看见了她眼中的解脱与浅淡的笑容。

门外是敌方猫娘高跟鞋的声音,带着看他们负隅顽抗的慵懒。

他摸到腰间的毒瓶,可是被她轻柔地拦住。

她双手扶着他肩膀,让他看着自己,火光照亮她眼眶中溢出的泪光,漫天的赤红色里她的泪她的笑都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与温柔。

“秦越人,”

眼泪滑下来,停在她笑起来后明显的酒窝里。

“我心悦你,从一开始就心悦你。”

“我要你记住我现在的样子,永远地记住。”

如果还能再给他笑一次,那样轻松与毫无紧张的笑一次,她希望她自己还是那个不会放技能不会出装,在商城里漫不经心地逛,看到他后惊慌错乱的那个笨姑娘。

然后她如飞蛾一般,提着衣裙越入那跳舞着的火焰。

要是能重新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远远地看着他了。




——end.

[王者荣耀all你]《邮差》系列一

[刘邦.]

这是宠文来着,真的

到中后期就可以嫖男神了!!!

在all你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刘邦,我们分手吧。”


那天魔都的雪下得很大。他不记得魔都多少年没下过雪了,从一堆文件和张良的怨念里抬头看一眼窗外的大雪纷飞,纯白色的世界里似乎又浮现你很久以前的那张明媚的笑脸。

他赌气地不想批文件,心里只想着忙了这么多天,能不能空下来和你聚一聚。

他以前交过的女朋友看那些言情小说里,就有好多分分合合都是因为工作太多顾不来,然后感情不顺利。他可不想落得这么个理由跟你分开。


手机铃声响起时他还趴在桌子上装死,任凭张良在旁边怎么念叨都巍然不动。

“是她。”

张良在旁边提醒来电人,刘邦前一秒还趴着后一秒立马直起身,夺过手机。

他想娶你。不是因为什么他创业路上只有你陪着什么的,也不是因为你陪着他时间最长,就因为你是你。抛开他现在的身家和光环,就因为过了这么多年,你心里还是那个初次约会,只能请你吃路边摊的那个刘邦。



这天真冷啊。

刘邦面无表情地拿着手机,你说完那句话就没了下文,他也不说话,你们就这么僵着。

这可真没意思。


他看了好几款钻戒,婚纱也打算准备一套中式的一套西式的,甚至还在打算在哪里办婚礼。

结婚后你要工作或者待业在家他养你,他都不介意。全职太太他也不需要,毕竟还有保姆呢。他刘邦的女人好好享福就行了,回想起很久之前他们还在租住的小公寓里的时候你洗衣做饭的样子,更是不想让你再沾柴米油盐。


刘邦喉结动了动,还是没有说什么话。之前他从来没想过你们会分手,而事到如今,他反而对这出乎意料的结局说不出话了,意外的安静。

他嘴张了又张,最后带了点颓废地抓乱那头桀骜的紫色短发,喉咙口如同堵了一块石头。

他当然不能说好,因为他压根就不想分开。可他也不能说不好,要是说不好那就完了,那种强得来的感情也没什么意思,虽然他现在完全有那能力把你绑在身边。

可是,他祝福的话也不太能说出口。你和另外一个男人幸福生活的样子他完全不能想。一想就烦躁就疯狂。

张良一看刘邦这表情就不对。自从有了事业之后就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那不是要发火的样子,也不是愤怒到顶点的样子,说是绝望失望什么的也差一点。

算是待在刘邦身边的元老之一的张良打量又打量,记忆里完全就搜寻不到这个表情的片段。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沉默地看着刘邦抓起上面印着一头公牛的车钥匙,如风一般出了办公室。

张良缓步走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过一会儿看见那辆紫色的跑车开出停车场,雪停止之后的一片白色里尤其突兀。



跑车经过改装后在下雪天开虽然安全系数要高一点,但依然危险。

你打开门看见一身寒气的刘邦。

好像很久以前,他出去谈生意。那时还没买车,于是晚上回家都是一身酒气和寒冷。

切姜片熬姜汤你也很熟练了。如今他已经不需要这些,而你也不用在半夜等他回家给他热姜汤。

修长的腿率先伸进来,力量的悬殊你也知道,于是让开身让他进屋。

刘邦一扫室内也冷冷地发笑了,行李收拾得利索干净,原本两个人的屋子现在冷清得跟什么似的。

这公寓是他买了送你的,屋内布置全按照你的喜好来。你还为家具的样式愁了好几天。

好几年的感情说分就分,说不伤心欲绝那是假的。但是哭就哭过了,也没必要再为这事情再哭一遍。

曾经心悦眼前这个男人有多果断,如今断掉的决心就有多坚定。

你看着他关了门上锁,那双紫色的眸子里阴霾遍布。你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你也想不通他怎么坐上今天这个位子的。

原本以为他能找个好工作就行了,看他那么拼你也没多说什么。哪知道日子一晃,他已经是总裁了。

感觉像梦一样。可当你真的开始接触这个圈子,才发现,这真的是个梦。

由他的强大独自给你编织的梦。

毕竟他能护你一时,但不能护你一世。要是这辈子真的全靠他,到时候一旦这个梦覆灭了,你连自己的羽翼都没有。

这也不是什么悲观或者没有安全感。这个圈子适合刘邦韩信那样强势的人生存,可不适合你。

到时候结婚了,生了孩子,难保你还能这么年轻。出轨小三小四一大堆烂摊子,他面对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还会记得你吗?

你当然有不信任他的嫌疑,可是以后的日子谁说的准呢?

蝴蝶终究扑不过天涯。


理由其实也没有必要和他解释了,他肯定又会说什么我护着你谁敢动你。

你曾经如那千堆雪一样存在于他的生命里,而现在日出到了,长街上的雪,要瓦解了。

凋零的黄叶远飞这一场宿命,除了说再见也只能再见。



公寓的钥匙放在桌子上,冷然的光泽反射。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你经常用的洗发水的味道,甚至连你画的那些挂在墙上的油画也被你收走了。

他送的香水首饰还原封不动地留在那儿,临走前他也没从你身上闻到菲格拉慕的那款梦中情人。

他大概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了。


大片的雪花又开始落下,夜幕降临前刘邦抽光买来的最后一口烟,摁灭在窗台上。你不喜欢他抽烟,所以客厅也没有烟灰缸。

门外有人在敲门,不知道是韩信还是张良来找他。最开始跟着他的那几个人都知道他身边只有你这么个女人,能找到这里也不奇怪。

他努力让嘴角恢复到往常那样调笑的状态,他想让它上扬,可是它却下沉。无力地抽动了几下,还是沉了下去。

他弄丢你了。






[刘邦x你]长生诀

·无聊时的产物

·作为当事人感觉并不虐





窗外的小雨依旧是淅淅沥沥。

天空脸色沮丧,秋天的雨抽抽噎噎的,皇宫里到处都有些潮湿,脚踩在上面仿佛要陷下去的样子。

汉高祖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他一整天表情都是臭的,一干奴才在旁边心惊胆战。这位新登基的皇帝脾气差得很,动不动就怒。出身市侩,骂人更是家常便饭,朝堂上喜怒无常,不好招惹。

紫发比曾经那样的色彩要灰暗了一点,不再是策马时在阳光下的亮度了,至少不是张良见过的色彩。

侍女呈上玉色的酒瓶。张良皱眉看着他一杯一杯地把酒灌下肚子,但皱眉归皱眉,他并没有去阻止他说什么保障龙体。

他知道那个男人在怀念什么。

当年你死在南关也是这个秋天。


秋雨细细绵绵,带着深入骨髓的寒意。泥土坑坑洼洼,天上的云灰白厚重,似乎要朝着大地压下来。浓雾吞掉远方黛色的山头,而他面前是你赤红色的鲜血。


脂粉的香味传入鼻间,汉高祖无趣地呼出一口气。

当年的你从来不擦这些东西,但你身上还是有那种若隐若现的青草泥土的味道。

老流氓喜欢站你身后,这样他能闻见你发间隐隐的香味。

野花遍地地开,血液在行军策马扬鞭中沸腾。

刘邦有时自己一个人在营帐里想着,他干嘛要喜欢你这么个爱打架的小姑娘,还特别能吃,一个女孩子顶一个汉子的饭量。还特别能喝酒,喝趴韩信张良萧何根本不是梦。

刘邦理想中的女人应该是传统一点的,温柔体贴。当皇帝好像就应该在温柔乡里左拥右抱的。

其实他在长安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你的第一眼大概就已经输了吧。

吊儿郎当地叼着烧烤串儿,大大咧咧地搂着李元芳。高挑的个子把小魔种衬托地更矮了。一身短褂打扮让见惯女子长裙拖地的刘邦多看了两眼。

就这两眼让他完蛋。

刘邦很多年以后都在回想那双桀骜不驯的双眼。

它们在对视他时不熄灭,在硝烟里不熄灭,在尘世里不熄灭。

战火熄灭了,而他再也无法使那双狭长勾人的眼睛睁开望着他。


那烈酒还剩下一半。是你出发去南关之前从西域带过来的。

这么久了他一直没舍得喝。

秋雨依然潇潇,那年南关的铁蹄声依然在耳边。

他还有半壶酒的时间来回忆你。这半壶酒之后他便要奔赴南关亲自平叛。

出发时正值春好,桃花开得漫山遍野。

刘邦不喜欢桃花,粉不拉几的,一点都不适合他。

可他哪知见到桃花树下的你便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你上挑的眼望着他,双眸的颜色在阳光下似乎有通透的色彩。

等你回来我就娶你。刘邦心里想着。

万一你不当那只金丝雀,那就留在我身边让我看看也好,就算只能在朝堂上看你一眼也行。他暗自打着小算盘,他知道你喜欢自由,他不想让你不快因为他心里有你。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最好是夏初吧,他感觉这样的开始热烈的季节很适合你。

到时候大红色的婚服肯定穿在你身上很好看,你这般的女子就应穿火焰一般的颜色,因为你就像一团火焰,乱世中执着地燃烧着。

刘邦看着你走过来,心里全想着和你的以后。

地上全是艳丽的桃花瓣。刘邦叫住要离开奔赴战场的你,他在那棵粗壮桃花树下转了好几圈,才挑中两朵绽放得最灿烂旖旎的桃花,摘下,别在你的耳边。

绯云一般的脸颊在桃花的映衬下似乎更娇艳了些。细嫩的花瓣绽开在青丝间,那双凤眼染上浅淡却只属于他一人的情愫,野喳喳的飞鸟收起翅膀,有些呆愣地看着他。

你极少像普通女子那样打扮自己,可就两朵桃花缀得春光失色。

你应该是喜欢他的吧,刘邦想。

不管见过多少漂亮姑娘的汉高祖至今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毕竟你这一生,他这一生,都不会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你是孤见过的,最好看的姑娘。”

不管多少年之后他还觉得,你是他见过的最俏丽的姑娘。

你提枪转身,黑发飞扬带起那些轻盈的粉色。

最后一眼。

哈,妖孽啊。

干嘛最后一眼都瞥得那么倾国倾城。


汉高祖放下酒杯。回忆这种东西果然不该去碰,尤其是关于你的。

酒壶已经见底了。

雨停了。

君王站起身。该动身去南关了。

南关在你当年战死后就被高祖的铁蹄踏平,他现如今再去踏一遍。那片流着你的血的土地总能让他觉得是在讽刺他。

他坐拥江山社稷,却丢失一个姑娘。

这秋天,还真冷啊。

不知道你死的时候冷不冷,有没有想他。汉高祖想着,穿上银色的铠甲。



挂人
不知道算不算抄袭……没想到我也有被抄袭的一天hhhh
要不是小天使和我说了我还不知道呢哼

想到一个后宫梗(轻喷)又名男神收割机

这里的“你”又双叒是穿越的,从21世纪来的
但是不是绿茶白莲花!!!!!
穿越者不止一个,你也得到别的穿越者的帮助的。

咳。
穿越前身份是物理博士。虽说只有一个博士但是基本样样都比较精通的那种(只是因为“你”兴趣很广泛,而且脑子挺聪明。)打架跳舞画画做饭什么都学了个七八分的样子。
混血儿,颜值满分√身材也是好得没话嗦啦。日常打扮衬衫加铅笔裤。
性格有缺陷。比如没什么同情心,就像别人在“你”前面跳楼也会坐视不管的那种。贪财,抠门,吝啬。比起大众女性,理智多于感性。

开始正片。

前世爱看《十宗罪》一类的书,人又聪敏,帮狄大人破个案还是很轻松的。跟小耗子关系特别好。狄仁杰不太喜欢欠别人人情,所以有时候会请“你”去他府上吃个饭,或者坐在饭店雅间对着下面路人推理,比如推理那人的身份职业啥的。然后就被人看见了啊,就开始传绯闻什么的。
这是峡谷里传来传去的你的第一任男友😉

之后你要赚钱,更多的钱。接委托出任务遇见李白,借用自己偶像苏东坡(为苏子打一辈子call!!)的诗词成功使李白好感度+1000。
有天李白站在屋檐上喝酒,正着你在狄仁杰府上的院子里。
狄仁杰府上没有女眷,连一个丫鬟都没有,你觉得无趣,那天便带了一套舞裙去狄府。
李白看着那个他一面之缘的女孩子。那树林里站在丛花中依然耀眼的女子,此时正在狄府大院中起舞。
那不是貂蝉起舞时的音乐,这样的铃鼓声似乎有蛊惑人心的力量。女孩一身石榴色的舞裙,旋身来到院子中央,层层叠叠的轻纱和腰间的流苏飞扬旋转,线条流畅的臂膀与生俱来便是为起舞而生。在烛火的映衬下有些金子一般的光彩。黑色的发丝如瀑布,纤细的腰肢如柳条,修长的双腿如新生的竹子。
那个时代的弗拉明戈。
她像火一样。又像流星。

之后你们也应该知道了吧。
李白喜欢上你了。
不过没表白,只是平常写的诗句都变成了对一个女子的思念。

然后是马可\(^o^)/

(私设到王者大陆时各种语言已经灭绝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英语汉语,再少一点就是其他用得还算多的语言。这个在《三体》里有设定的,语言融合。而且在王者大陆已经没有意大利这个国家了,私设马可说英文夹杂少量意大利语。

峡谷里聚会,某穿越者出于好玩真心话大冒险让马可和你跳个舞。
穿越者Y“好心”提供舞裙。
于是有狗血了。

现在是狄+白+菠萝→你

还有好多好多男神

三国赵云曹操诸葛亮庞统
西汉三傻
大秦扁鹊嬴政
大唐李白狄仁杰马可波罗

你们想到哪个男神告诉我呀
觉得这个梗好吃的评论一声蟹蟹❤

一个农药的脑洞

emmmm 那个穿越梗我是不高兴写了,索性把剧情和你们说一下【☜懒汉】

姜子牙不是和老夫子是决裂了吗,不是老想着东山再起吗,然后有一天他鼓捣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触碰到了前人留下的时空之门
王者荣耀背景里【有不懂得你们自己去翻故事站】不是有超智慧人类体吗?然后时空开启,穿越者来了 平常的文穿越者只有一个对不对?不,这里有好几个穿越者。

王者时代距我们现在是一百八十多万年,穿越者来自不同的时代,谁和你说穿越者只能有一个而且都来自同一年?
洛清就是这其中一个,她来了之后先去稷下学院修炼碰到了诸葛亮和周瑜,故意每次成绩都排在第三或者更低,然而没人看出来√
经过一系列事件她又去了曹营【我就是不想写这一系列事件,斗智斗勇的好麻烦】,暗中把原来历史上老曹的几个厉害的谋士弄死,再先刘备一步把老同学诸葛亮拉过来【通过同意帮他解天书,至于天书的内容我设定是函数】
因为洛清来自2019对历史还是很了解的,所以顺利地把赵云夏侯惇庞统诸葛亮拉到自己这边 其他的穿越者只有一个来自2020,只能说对历史粗略的知道,更别说其他一百年之后的穿越者。那个时代已经不重视曾经的历史,人类心中再没有向曾经的古人致敬的想法,高度发达的文明早已不是古人能企及的

然后开始打仗,各种阵营都有穿越者。洛清【设定二十岁】身边有一个二十多的女人,但是在徐州被她背叛了

然后开始各种小日常,好感度培养ing 大唐不知怎么的让马可李白顺便搜集了下情报,和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西汉和曹营在洛清和张良的牵引下建立了联盟【至于这两个人为啥会认识……洛清在穿越后当过姜子牙的学生,张良就当她是师妹了】
然后战斗中受伤误打误撞遇到扁鹊顺便把他拐了回来
结局当然是老曹胜利了,然后开始曹营内战
最后的结局我不说,我不说

农药穿越梗/这不是更新/私设一堆

农药穿越梗的一堆私设。

私设!!

有缺陷的话欢迎讨论改进

农药第一男神是鹊儿,看着他青紫色的皮肤还有各种同人,私设扁鹊是个天蝎座。

因为……感觉他虽然内心被仇恨侵蚀,但依然存在温暖的人。

至少骨子里是不坏的。

所以,设定口嫌体正直= ̄ω ̄=

因为我自己是蝎子,对蝎子还是比较有研究的(不是),几乎想到扁鹊就想到了蝎子这样的星座。

占有欲很强,爱得很沉默但又很热烈,对于身边对他好的人关心颇多,对于无关之人就是很冷漠的那种。

不会轻易对人动心,可一旦认定就不撒手√

赵云……我估计是双鱼或者巨蟹

不,是巨蟹。

贤妻良母(划掉)比较居家,会照顾人

性子很温和

惇惇白羊,性格比较冲,但不是有勇无谋的。偶尔会有点不知所措的害羞,但会用稍显粗暴地掩饰过去。

亮亮处女或者水瓶?

感觉亮应该会有洁癖强迫症什么的(笑)

会用点小手段来追你,日常嘴炮但也会有强硬的时候

比较喜欢你被他的嘴炮说得炸毛,然后他来顺毛,给你买些小东西讨你欢心

不过良应该是处女吧,理由同上2333

对于女孩子特别苦手,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会尽力来猜测你想要什么或者为何不开心等等

和亮亮不同,和喜欢的人在一块儿会小害羞#^_^

猥琐的君主就不同了

至今没参透君主到底什么性格

嗯……天蝎吧,感觉很强势,控制欲很强?

当然,强得不明显。积蓄久了会爆发,会黑化什么的

平时看着花心,但内心对你一人至死不渝(???)

真的

因为肉体上得不到你呀

所以就找别人

跳跳绝对是射手2333

不喜欢他狼狈的样子给你看到,很要强

是个太阳一般的人

开朗√

在大将军身边很有安全感,作为一个大老爷们会学着给你惊喜

暂时这么些

李白波罗我再想想@( ̄- ̄)@


王者荣耀/就是那个穿越梗/无聊日常①上

【章鱼的不定时更新】

具体设定点我头像



真的不定时

很无聊

没有白鹊
没有白鹊
没有白鹊

只是两人关系不错,性格互补
虽说我吃这对






日上三竿。

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古朴沉闷。赵云站在寝宫门前,透过有些括燥的蝉鸣蛙声听到了平缓的呼吸声。


他手中端着早点——在他看来不能算早点,这是午饭了。

敲了敲门,屋内人倒是很快就被叫醒。迷糊的声音带着不满,“夏侯惇——”

“是我,子龙。”

被叫错的赵云垂了垂眼帘,手却已经放在门上,“已经日上三竿了……您得起床。”

“艹!”

洛清把脸埋在枕头里,骂了一句。

赵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听她说这个字说的很多,在给曹操的奏折上也写过一横两个竖。

“知道了。”她伸了个懒腰,不过没睁眼,“进来吧。”

赵云应声而进,盘子里食物散发的香气终于让洛清爬了起来。

“不要粥。”洛清很冷漠地趴着。

“没有粥。”赵云放下盘子,完全没有让她起来洗漱的意思。

“今天主公在朝上说了什么?”洛清拿起一块玫瑰糕,清甜的味道弥散开来。

“嗯……徐州的事。”赵云把汤面往前推了推,他知道她在徐州带着凤雏卧龙攻城时遇刺之事,行刺之人还是挚友,提起此地难免伤怀。不过看着事后她也没多大反应,心理素质倒出他意料的好,也就随她去了。

“没提荆州?”洛清挑了挑眉毛,曹操对荆州的执念几乎快贴到她脸上来了,她这下属当然也要帮主上分忧,最好是拿下荆州首杀,这样,曹操的信任便更上一层楼。

“荆州暂且缓一缓。”赵云半跪在床边,看她挥挥手,便转过身去。

洛清麻利地换好衣服,端着面还没开吃,剑气从身后袭来。

深蓝色的法术光束回敬,毒蛇一般地纠缠过去,又密密麻麻地分开,几道剑气被吞噬。火花噼啪着,闪烁的雷电吼声可怖。

系统传输给穿越者的力量之恐怖,除了姜子牙和老夫子之外,没有人能够接下。

“李白你狗日!”洛清差点被汤给泼到,吼了一声。

“姑娘家得矜持些。”情报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白把青莲剑收入剑銷,笑得欠扁(bushi)

“你是不是和诸葛亮那家伙混多了??”

洛清吸溜着面条,心里觉着李白和诸葛亮说话的强调极其相似。

李白把在路上写好的情报给了洛清,张口就问:“越人呢?”

“湖心亭。”她随口报了个地址。

李白欢喜(bushi)地走了。

自家俩个弄情报的倒全都是出场自带荷尔蒙的帅浪子。
洛清边吃边想。

“有时间去下大唐。”喝完汤,突然想起来很久没去看过自家辛苦的情报员了。

“是要去见女帝吗?”赵云收拾好碗筷,问道。

“不是,”洛清站起来,赵云不知何时拉开的窗帘透过的阳光让她晃了晃神,“给菠萝发工资。”

赵云微微低头,“至少等攻下徐州。”

“没关系。”

洛清摆摆手,走了出去,正面碰上了扁鹊和夏侯惇。

夏侯惇有点不知所措,他直白的性子实在不适合与扁鹊相处。

扁鹊冷着一张脸,“李太白在发疯。”

多半是酒疯,打一顿就好了。洛清很想这么说,李白好酒,舞剑吟诗确实很吵。

而扁鹊的院子又偏僻安静,李白的死缠烂打之下他不生气才怪。

扁鹊本就喜静,奈何不能投毒诗仙,只好来投诉了。



cp 你们要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