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一只章鱼烧,门牌号1160402305.

主男你
全职退圈

农药白受信受邦受亮受绝对不吃
三体(给维德和章北海打call)
欧美模特圈本命大kk和妖婆
龙族吃楚路all路
火影忍者

【王者荣耀性幻想专题二】马可&韩信

依然是性幻想ww



马可&韩信

.马可波罗

他来大唐有些日子了。

西方的调酒师坐在吧台后面,笑眼看着进入酒馆的你。

你与马可的相识便是在酒馆,算下来,你和他认识到相知,有好几个月了。

你一眼看到了他,跑过去坐在他面前的高脚凳上。酒量一般的你也只能喝喝度数不高的鸡尾酒,色彩斑斓的酒水在他指间流换,酒馆的光线映出你眼底的光。

你看着马可,港真,他最近,有些不对劲呢。

对上你询问的目光,他把酒杯推到你面前,避开你的视线。

拿过酒杯就喝的你错过了他眼里的暗芒。

他无法说明他对你的情愫。晚上做梦梦见你躺在他身下对你这位东方姑娘已经够罪恶了,他更不能想你知道他想象你与他行事时的表情——你一定会厌恶他,你是个保守而诱人犯罪的东方姑娘。

可他又能够忍受多久?

他看着你舔去嘴角残留的液体,精巧的喉结动了动,“牛奶解酒。”他给了你一杯牛奶——什么解酒全是假的,那白色的液体流入你口中的场景他想着就热血沸腾。

你善意的笑让他失了神。

他也回了一个笑容给你。对了——嘴角的白色,有些腥味的液体流入你的喉咙,脖颈应该是添上浓墨一般的红色才更好看。

不管是腰肢,双腿,云峰,还是维纳斯都失色的脸,都是无价的艺术。

而你是用来玷污的,宝贝。

.韩信

他带着你给他上的药睡下了。夜晚的营地依然危机四伏,可是他却睡得沉。

你的手游走在他健壮的胸膛,玉指比大将军见过的任何精美的玉石都要玲珑。

指尖蘸着药覆上他可怖的伤口,他颤抖了一下,你以为是牵到了他的伤口,轻声道:“抱歉,我轻一点。”

将军默而不语,和平时有些反常。你心里觉得奇怪,或许,是什么内伤?

“将军。”

你起身,看着穿了衣服要走出营帐的他,语气带了些医者的严厉。

“可是有什么内伤?若是有,还请将军……”他未等你说完,便掀开了帐子走了出去。

“我说过了,没有。”声音似乎十分沙哑——还说什么没受伤,声音都变了!

你气恼的不理他,回头整理医药用品。

韩信回到自己的营帐,遣退所有的下人与将士,大口的喘着气。

每当你为他上药,酥麻的感觉游走在全身,他没把你直接拉到身下已经算是定力极佳。

他脱下盔甲与衣服,你的手指滑过他胸膛的感觉真是让他欲罢不能。喉咙干涩的回想起你身上那股让人沉迷的浅香,你清丽的面容离他如此之近,他微微抬头就可以吻上你柔软的粉唇。

浑身有些燥热,喘息着叫出你的名字,酥麻的传遍四肢百骸,他无怨无悔地溺死在名为你的漩涡里。


略重口,望喜欢

评论(1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