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一只章鱼烧,门牌号1160402305.

主男你
全职退圈

农药白受信受邦受亮受绝对不吃
三体(给维德和章北海打call)
欧美模特圈本命大kk和妖婆
龙族吃楚路all路
火影忍者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序章+一)

序章

那便是你了,越人。

要说我真的有什么遗憾,只有越人你了。

女子的胸口被尖利的刀刃贯穿,吐出一大口鲜血,本就瘦弱的身体变得像残败的秋天的树叶。

峡谷永远湛蓝的天空开始变得污浊不堪。

越人。

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天,他围巾下的脸鲜活无比。

万物在她体内又开始苏醒。

阳光吻上他的侧脸,他问她。

他问我什么了?

她有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那天他对她笑了,围巾被他放低,他的俊脸,在碎叶丛生的阳光里煞是好看。

秦越人。

她在心里低低的唤了一声,随后便重重地倒在了冰冻的湖面上。

湖面上是绽开的血迹,如同红莲之瞳风中飘扬的围巾。

(二)
阮若水出了泉水站在水晶后面,家园卫士的时长已经关闭,可她还是一动不动。
我记得我在睡觉,在数学课上。
嗯(⊙_⊙)。
梦境与现实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她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是现实而并非梦境。
真是……
有什么擦着耳朵呼啸而过。
“过来参团,新人。”
离水晶最近的三座塔在系统提示下泛着红光,那上面的蓝杠杠急剧地减少。
“我方高地防御塔正在被攻击。”
好像不太妙??可是我这新手能干嘛啊真是。
在课上的浅度睡眠中隐约听到的双曲线方程还在耳畔。阮若水有点反应不过来,狼狈的躲过红色菱形武器的攻击,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身材曼妙的红衣女子,面色冷艳且带着杀气,妆化得很浓。
她还没来得及欣赏这位美人的容颜,就发现她与那人已经隔了很多距离。
血条已经所剩无几,红衣女子开始往回走,留下一脸懵逼的阮若水。
不就是在数学课上睡了一觉吗?
我他妈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里是哪啊我好想念我软软的课桌!!
阮若水依然站在水晶后面,面前红色的三条飞龙缓慢的喷出火球。
“Defeat.”
失败??
哦对,她阵地的水晶爆了。

真真是神特么展开!
阮若水坐在床上——专供无家可归之人的收养所,条件有点差,但住惯了学校宿舍的阮若水并没有什么意见——她理了理思绪,回想了一下老师在她睡觉前讲的那道中考压轴题,双曲线,圆,四边形,都特么齐了。
然后她就不想听了,然后她就睡觉了。
然后她就穿越了。
她很不敢相信,看了那么多小说,脑补了无数情节,她最后却穿到了不认识的地方——不是火影,不是漫威,不是秦时明月。
而是王者峡谷。
阮式冷漠。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平静过后便是恐惧。
长这么大她还没遇过这种事,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介学生,以后可能见不到父母了看不到朋友了,在这里没有依靠要自己养活自己了,关键还是和二十一世纪相差很多的古代。
古代啊。
等等,古代为什么会有马桶。
还会有淋浴?
恐惧与不安笼罩着她,这是不应该的,难道时空错乱了吗?
她看到荆轲是女的,然后和西汉三杰一起组队就够惊悚了,秦朝和汉朝搞在一起很尴尬,这种近代的电器更尴尬。
让她有种不三不四的错觉。

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好,阮若水。”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