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一只章鱼烧,门牌号1160402305.

主男你
全职退圈

农药白受信受邦受亮受绝对不吃
三体(给维德和章北海打call)
欧美模特圈本命大kk和妖婆
龙族吃楚路all路
火影忍者

全职#妖怪梗#all 你向

【我和我家妖(nan)怪(shen)们】

#甜甜甜

#宠宠宠


[那盆雏菊和他的伙伴们]


(1)


夏日黄梅天的脾气灰蒙蒙的,原本轻快的假期被这天气弄得闷闷不乐。

“少天?”

你试探地叫了一声,没有回应。

他现在应该在睡午觉吧。

这倒是不常见。

趴在窗边的你回头望那一盆茂密小巧的雏菊,上面的水珠晶莹,花瓣清新。

那盆雏菊,叫黄少天。

说起来,你们的相遇,倒是奇幻得很。

你从小就能看见妖怪,所以在花店里看见他,也没有多大反应。

你是想买盆仙人掌回去的。那雏菊待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花叶不停地摆动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在别人眼里只是一盆无人打理的花,但在你眼里,却是一盆过于孤独的,自言自语的花妖。

很可怜。

于是你把他抱了回去,他在你怀里喋喋不休,问你为什么要选他。

“你是不是看得见我啊?话说,你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啊,是阴阳眼吗?阴阳眼很少的,我遇见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你算是最年轻的了……对了,多谢你把我抱回来,待在这里我都无聊死了。”

到家之后,他终于想起被你抱回家的事实。

啊,有些吵得可爱呢。

你嫌弃地看着这盆雏菊,不知为何,你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少年的模样。

浅色的碎发在阳光里随微风浮动,如太阳一般的人在你面前,活泼而又明朗地笑着。

他说,你的妖力很纯粹,而且不像其他除妖师那样咄咄逼人。

你挑了挑眉,没做回应。

从小到大,你也没收养过妖怪。所以,并不知道如何照顾黄少天。

你看着一身中世纪骑士装扮的黄少天,歪了歪头问他。

“妖怪,一般吃什么?”

“你的血。”

狗日。

所以,每个月要定期给黄少天喂食你的血液。

我来姨妈已经够痛苦了,竟然还要额外支出……

你叹了口气,任凭他咬破你的手。

有次咬得太过,你甚至昏了过去。

后来怎么醒的,你也不知道。你只记得,醒来后,手腕和肩膀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

他自称剑圣。

冰雨被他插在地上,白色的披风和窗帘一样鼓动,雏菊很淡很淡的香味飘散开来,温和地包住你,忍不住昏昏欲睡。

黄少天的唇轻轻印上你的,虔诚地如同剑与诅咒的誓言。



(2)


黄少天第一次看见你,是作为一盆矮矮的雏菊。

你年纪不大,估计还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一进门,强大的妖力把他的枝叶冲得一颤一颤的,金黄色的光芒四散开来,尽管别人看不见。

凡他见过的有如此强大力量的都非善类,可你却不一样。可以说,你是他所遇到的最无害的人类了。

但再怎么无害,人类的本性依旧难改。

现在看来是不会有恶意,可是保不定以后就会成长为一个心狠手辣的除妖师。

那他们妖界再怎么强盛,都难逃一场腥风血雨了。

可惜他被封印在这盆雏菊里,没有办法去联系曾经的伙伴。

他嘴里不断地抱怨,枝叶哗哗地抖。

然而,下一秒那金色的光华就来到他的面前,把他抱了起来。

黄少天:?!?!?!

不过,他也不排斥你的力量,反而呆在你身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你能听他说话真是再好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你并没有嫌他烦的意思,而且每一句话都听地很认真,跟着他的语速回话。

这主人真是不可多得。他吸收着你的鲜血——他骗你的,有了你的血他可以借此力量冲破封印。

你惊讶的表情好玩极了,他以剑客的形象出现的时候,忍不住地想。

他肯定是跟着喻文州太多年,变得心脏了。

他只是表达了一下孤单已久,无人搭理的寂寞,善良的人立马就答应,让他留在身边。

你真是太好骗了。黄少天看着躺在怀里因失血过多晕过去的你想着,拿出喻文州给他的多年不用的纸符,发动了法阵。

光芒褪去,他看向圆圈中心的男人,拖地长袍差点让他想说一句,队长。





评论(25)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