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

一只章鱼烧,门牌号1160402305.

主男你
全职退圈

农药白受信受邦受亮受绝对不吃
三体(给维德和章北海打call)
欧美模特圈本命大kk和妖婆
龙族吃楚路all路
火影忍者

#诸葛亮幻想后续

.诸葛亮#幻想后续#

你的字,不是一般的丑。

丑到什么程度呢?

丑到,如果诸葛亮在春梦时看见你的字他能阳痿一辈子。

开玩笑啊。

老夫子强调字很重要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无奈你就是写不好看。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老夫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便把你叫过去单独谈了很多次。

妈卖批老娘才不要练字!!!

“看来我有必要让孔明教教你。”

于是认怂。



真是……为什么要让他来教你练字……

(ಥ_ಥ)还不如让你去墨子那边装机器呢。

你抱着一堆书法用的东西。反正你的要求就是字能被人类认出来就行了,从来都不在意字的结构,以至于你现在连文房四宝的来源都不知道。

秋天的风有些冷了。你的手缩在袖子里,抱着一堆东西的你有些惹人怜爱。

你不敢进去,上一次已经被赶出来了,你有一点害怕,他这次……估计又会把你赶出来吧。

毕竟字写成这样,优雅严谨如诸葛孔明,又怎会容忍有你这样的一个学生。

刚把屁股下的石头坐热,门童却开了竹门,呆萌的脸探了出来。

“xx姑娘,先生让你进去。”

卧槽所以我这是要死了吗!!!!

肯定会被狠批的嘤!!!!

死到临头,你叹了口气,认命地走了进去。

他依然是那般的冷峻。

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你退缩,又像一个气旋,要把你吸进去。

“先生。”

你小声地叫了一声。

诸葛亮收掉面前的棋盘,上面已是残局。

门童不知何时把门关上了。竹叶窗缝隙里透出秋日里有些凉意的阳光,细细碎碎地铺在竹席上。

你垂下的睫毛在你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眉眼如黛,肤若凝脂。

他接过你手中的东西,那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让你抖了一下。

诸葛亮把你的反应收在眼里。翻来你的字帖,嘴角抽了抽。

一定很不堪入目吧。

你绞着衣摆,有些不安。

“你可知,字就代表人?”

“嗯。”

他清冷的声音如同月光,蓝眸看向你。

“字不好看,给人的第一印象便差上许多。”

他招手让你过来。

先生虽然严厉但还不至于要动手打我的地步……你慢吞吞地走过去。垂着头不敢看他,他身上冷冰冰的气息带着茶香,有如他的为人。

面前的宣纸染上墨色,苍劲有力却不失优雅,没有李白的潇洒,却有行云流水的舒心。能写的这么好的,也只有诸葛孔明了。

他把你拉了过去,没有等你反应过来,你已经被他圈在了怀里。

他高了你很多,个子也算高挑的你才到他下巴。冰冷换成灼热,鼻息喷在你耳畔,你几乎都不能思考。

男人的身躯高大得几乎能把你整个人环住。明明不是武将,为何会有面前的先生,就像是捕猎的饿狼一般的错觉。

他今天没有带手套。修长温暖的手包着你的手,执笔写下他的名字。

诸葛孔明。

你看着那四个字,脑中一片空白。

他另一只手环上了你的腰。你敏感地绷紧身体,耳边传来他的轻笑。

平日里不近人情的先生,为何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你颤抖着嘴唇,不确定地说出那个浇他一身冷水的词:“……先生?”

luan/伦。

你和他现在是luan/伦。

师徒之间,万不可有爱情。

夫子教过他的伦理道义,都被你的身影冲的一干二净。

他埋在你颈窝间,温热柔软的唇蜻蜓点水般碰着你的脖颈,高挺的鼻梁蹭得你腿软。一个重心不稳,被他抱了个满怀。

他温润的手撩开你的衣衫,白色胸衣裹着随呼吸起伏的浑圆。你几乎没有力气反抗,勉强抓着他的衣服,任由他上下其手。

茶香和墨香混在一起,圆润的肩膀露了出来,半露的酥胸蹭着他的衬衫。黑发垂在雪白的肌肤上,更让人想好好疼爱一番。

竹叶切割着阳光,浅色的金撒在你luo/露的身子,暧/昧而萎//靡。

正人君子。

衣冠禽兽。

诸葛孔明,你也不过如此。

对自己的学生动这样的心思……

他双手撑在你上方,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知道的,他的所作所为会给你带来多大的伤害。

肮脏的欲//望墨般泼在白纸一样的你身上,兴奋之余,又有着愧疚与自责。

你被他压在了冷硬的书桌上,发带被解开,衣衫不整,脸颊微红。

这正是他想要的样子。

在他身下求饶,哭喊,或者被强迫着叫他的名字。

都令他无比疯狂。




【黑化孔明已到货√】

评论(35)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