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烧(准备艺考长弧中,见谅)

嘴臭慎关


有时会写一些不带tag的私设同人文




农药/三体/欧美模特圈/龙族/火影忍者/全职/秦时明月/漫威/dc

扁鹊/章北海/卡罗琳娜克库娃/路明非/千手扉间+漩涡鸣人/孙翔+七期/颜路/铁罐小虫史传奇/亨超+芭乐蝠

初印象

·01

徐景熙注意到他左手边的女孩子。

蓝雨是个和尚庙。职业圈内对这个战队的调侃好像即将要被他身边这个女孩儿给打破了。

她压着比一般女生要粗的眉,眉尾弯得不像倒钩月牙,像一把死神的镰刀。

而她操纵的战斗法师就是死神的镰刀,收割着一个又一个对手的生命。和他一起来训练营报名的好兄弟已经老早被她淘汰了,现在目光正穿过电脑间的缝隙看着女孩儿的冷漠的脸。

没有人上去要她微信是因为她表情太冷漠太凶狠了,仿佛要把正在和她对打的人给吃了。要不是她长得太漂亮,徐景熙都快觉得她是女版韩文清了。

一局毫无疑问的胜利结束后,她揉了揉手指,大概女孩子的手太软了,骨头嘎啦作响的声音并没有,他学校里打篮球的男孩子转转手骨就有清脆的声响,仿佛是对对面的无声挑衅与嘲讽。

女孩有点疑惑地抬起头,好像再问为什么没有人再发起邀请——已经都交过手了,她是最终的胜利者。

她获得了进入训练营的资格。

徐景熙有点高兴。


叶准。

她叫叶准。

在填表格的时候徐景熙往旁边瞄了一眼,瞄到了她的名字,有点男气,和她的那张脸一点都不匹配。

她的站姿笔直,徐景熙这才发现她很高挑,也没比他矮多少。

女孩发现了有人在看她,她转过头看着徐景熙,很硬邦邦地说了句你好。

是漂亮女孩的骄傲吗?可是她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像他去过的杭州的西湖,澄明清澈。


·02

我们不是和尚庙啦!

黄少天刚结束上午的训练就听到了这个喜讯!

他准备从冰箱里拿可乐的手都顿住了,呆呆地看着来报喜(????)的人。

是个大美女!

黄少天甩手关上冰箱门。

带路!


敢问此美女芳名?

叶准!是不是听起来很酷?

不,我觉得你个狗日的在骗我,这肯定是个男的。


黄少天急匆匆地打开训练营的门,那些少年们都纷纷抬起头来,看见来人是谁的瞬间激动地刷的站起来,这样黄少天就更看不见那个名字像男生的女孩子在哪里了。

我要看美女!不是你们这些爷们!她到底坐在哪里啊你们为什么不给她安排一个显眼的能看见外面风景的又离休息室茶水间近椅子舒服桌子宽敞机子配置高的座位呢????

桌子椅子机子不都一样的吗。

黄少天眼睛扫来扫去没看见一个女的,仿佛心领神会的少年们都向一个座位看去。


广州毒辣的太阳光从半掩的百叶窗里透进来,给女孩乌黑的长发渡上了柔和的金光,简直像天堂派来蓝雨的女神。

如果忽略她偷吃零食被抓后紧张的表情她就依然是个女神。


没事的,戴上眼镜,眼珠向上看,这样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

没事的。


你妈的,合群怎么这么难

我哪里惹到你了


瞳孔地震!!!!

啊啊啊啊混乱博物馆哪里找来这么高清的图!!伽莫夫颜值真的不输朗道!!!

我不合群的问题或者原因到底出在哪里?


“我时时刻刻都能很清楚地意识到我是被排挤的。”


你他妈的好搞笑,看个文人身攻击到别的角色?你给👴死嘻嘻嘻


火影忍者‖一见钟情(鸣+鼬)



ooc


『我久久的凝视着你


不能阻止自己的视线离开那海洋般的眼睛


燃烧的城市和如同凝固汽油弹般的天空


那海洋般眼睛里的五光十色


你眼中的海洋


没有公平 』


 


 


◆宇智波鼬


他穿过雨忍村终年不歇的雨幕,斗笠上垂下的白布缝隙里视野变得狭窄与拥挤,周遭人潮喧闹,且潮湿绵密。


沉甸甸的风扬起纷乱的白布,扬起清脆的铃声,他从模糊的人群杂乱的布条毫无方向的雨滴里看见那双倒映着希冀与战火的眼。


那双眼的主人要去哪里?


你的眼神在期待些什么吗?这样雀跃。


他停止跳动已久的心脏此刻因为你似乎又重新有了热度。


他一直在等待他死去的那一天。


可现在他想活下去。可他知道他不能。


周围的人声开始惊讶,雨忍村的雨,零零碎碎地停下来了。


从云层里如圣光撒下来的金色浅浅地折射入你的虹膜,他沉浸了下去,他从中看到了颜色与温度,闻到了鸟语和花香,他再次看到了天空的透明清澈。


你要离开了吗?他看见你往远离他的方向走去,他开启的写轮眼甚至都捕捉不到你的身影。


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


他的世界重归于黑暗。


 


 


◆漩涡鸣人


烟花距离他很远很远,无声无息地炸开,然后又垂死般地落下了。


当然摊贩的人声鼎沸也距离他很远。远到那些暖橙色的光亮像是被眼中泪水模糊的他破落小屋的那盏孤独的灯。


今天是夏日祭。


他没有好看的浴衣可以穿,只能穿着昨天刚洗得还算干净的那套卫衣,一个人走到半山腰的小路上。


只要那些大人不看见他,他们也就不会说他坏了一整天的好心情了吧。


他失落地踢开一颗小石子,可是那颗石子儿却不小心打到了忽然从转角处出现的小腿。


那条小腿光洁细腻,他甚至能从它的受光面看到烟火模糊的倒影。


他瞬间恐慌了起来。他在怕什么呢?大人的打骂吗?他受的多了倒也麻木。是在那条无暇的腿上留下微小的伤痕吗?还好它看起来安然无恙。


他刚想要向这条腿的主人道歉,只见你从转角走出来,身上浴衣的颜色像木叶明朗的晴天。


你看见他之后在原地站定望着他,他只以为你要开口赶他,可你却递给他一只苹果糖。


“你要吃吗?是甜的喔。”你不在意大人提醒过你要远离这个孩子的话语,将最大的善意给了这个小男孩。


男孩手忙脚乱地摆手,蓝色的眼睛里满是不知所措,他没有感受过同龄人的温暖,也没有这样的女孩儿和他说话。


“你眼睛真好看啊……”你拿着苹果糖凑近他的脸,端详他的蓝眸,趁他宕机时把苹果糖塞到他手中。


金亮的烟火炸开,他从双颊红到耳朵,眼中的汪洋是你舒展娇俏的眉眼。


“木叶晴天的时候,像你眼睛的颜色。”


你往山下走去,他独自一人呆立在萤火飞舞的树林旁。


他像木叶的晴天?不对,他什么时候有过晴天?


不,你就是他的晴天。


你看这个屁股你看这个裆!

真·狂野男孩